DSE認受性存疑

DSE認受性存疑

79所外國大學未公布DSE收生要求,DSE國際認可程度存疑

2024年的香港中學文憑試(DSE)首次以公民科取代了通識科。截至上週三(2024年1月24日),有多達79所外國大學尚未公布對應今年DSE的收生要求。這一情況引起了人們對文憑試資歷不再獲得國際認可的質疑。考評局表示,他們已主動聯繫了約270所大學,但仍有許多大學尚未回應。

近日,「教育刺針」的Facebook專頁關注到了這個問題。他們根據考評局網站的資料整理了今年和之前海外院校的收生要求,發現有79所院校尚未公布今年DSE的收生要求。其中包括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LSE)、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新加坡國立大學(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日本的京都大學等知名院校。這些院校在過去對通識科有明確的收生要求,而今年則仍然未公布要求,這表明通識科的存在與否已經影響了院校的收生標準。

「教育刺針」的版主楊穎宇是曾任考評局評核發展部經理的專業人士,他推測,這些院校可能已經看過了公民科的樣本試卷,對公民科的學術水平有所保留,對是否應該以公民科取代通識科作為收生要求表示憂慮。

2023年9月,楊穎宇在Facebook上質疑DSE(香港中學文憑試)取消通識科並引入公民與社會發展科的決定。他指出,通識科是獲得英國UCAS認可的關鍵,因為它要求學生完成一份3000字的獨立專題探究(IES)報告,這使得DSE能夠說服英國方面,達到大學入學水平。

楊解釋說,通過這個獨立專題探究,學生能夠培養分析和高階思維能力,這是西方社會對現代公民的要求。然而,公民與社會發展科不再包括這項要求,這使得DSE的國際認可度受到質疑。

此外,獨立專題探究作為一種校本評核(SBA)的方式,能夠彌補課程和考試的不足。如果取消了校本評核,特別是在文科課程中,很多目標將無法實現。這引發了對DSE是否能夠滿足英國A Level大學入學的基本要求的疑問。

根據2009年的文件,通識科的評核架構獲得了劍橋國際考試和國際文憑的正面評價。當時,通識教育科的評核方法得到了UCAS的高度評價。然而,現在這些受到好評的課程和評核架構已經隨著通識科的取消而消失。

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後,政府和親共人士將學生反政府的情緒歸咎於通識科。政府以改革通識科為名,引入了公民與社會發展科,最終取消了通識科。然而,公民與社會發展科的內容完全不同,並且刪除了獨立專題探究,這也引起了人們對其內容的質疑,認為它是一種「洗腦教育」或「國民教育2.0」。

2024年1月24日的在立法會大會上,議員鄧飛質詢署理教育局長施俊輝,指出考評局網頁顯示,今年起海外院校對DSE訂定一般入學要求的比以往減少了77所。施俊輝回應稱,DSE資歷在海外得到廣泛認可,包括來自英國、澳洲、加拿大和美國等地的院校。

考評局在2021年就公布了DSE公民科的樣本試卷。與通識科不同的是,公民科的題目大多要求考生「支持」政府政策。例如,有關國安法的題目要求考生根據資料解釋部分人對國安法的疑慮,並說明學校教育在培養香港青少年的國家觀念上的重要性。有關大灣區發展的題目要求考生從香港貿易發展局的角度,提出外國手機企業如何利用大灣區的優勢進行業務的建議。這些題目與過去通識科要求學生分析不同事務和政策的利弊有所不同。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