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瀾吃得起評得起世界上任何一間餐廳

當今在香港宴客,人均一千港幣,大家說便宜。

我們這些經過月薪四千塊年代的人,一千塊等於吃了每個月的四分之一,頗感肉痛。

“時代不同呀。”年輕人說。

怎麽不同,怎麽通脹,當今一般月薪就算兩萬塊的話,吃個一千塊不能說不感到貴。

你說貴,別人說便宜,沒有標準。日本料理OMAKASE,四千港幣一餐。西餐從兩千吃起,加幾塊松露菌,一點點鹹死人又無香味的魚子醬,賣到八千。吃得過嗎?當然吃得過,有米其林星呀,有些人說。

至於中餐更沒譜,鮑參翅肚開口就得兩三千一個人,最少。

你那麽左嫌右棄的,自己吃什麽?你覺得人均消費應該多少?有人問。

一生的儲蓄,我吃得起世界上任何一間餐廳,但是說到消費,應該物有所值,我總覺得一定要有兩個字:“合理”。

水餃雲吞面,漢堡披薩,價錢合理吧?一點也不合理,做得像垃圾的話。

有些食物我看到就跑,鮑魚十份之九硬得像石頭。魚翅試過就是,環保一點吧。海參和魚肚做得好的沒幾家。

不是Fine dining 的法國和意大利餐可以吃吃,松露菌要像壘球要那麽大才吃得過癮,魚子醬只嘗伊朗產,不然雲吞麵、蝦餃、燒賣或叉燒照樣滿足。當然,價錢得合理。

究竟蔡瀾去過多少高級食店呢?無獨有偶,蔡瀾在過去的周日(4日)於社交平台提及香港人請客的情況,以現時月薪兩萬元「吃個一千塊不能說不感到貴。」他續寫道︰「一生的儲蓄,我吃得起世界上任何一間餐廳,但是說到消費,應該物有所值,我總覺得一定要有兩個字:『合理』。」

文章和圖片來源: 蔡瀾Facebook